Tuesday, May 31, 2005

迎接一週年..........

下午你致電給我,說了一小時的話,為何在風平浪靜的時候,又要翻起大浪,你想我如何答你,我選擇了沉默,因為我知道再說下去只有嗌交...........

無言不是很好的答案嗎?我忍你一次,又可否忍你多一次,我的極限在那裏........

一連三天的加班,令我心身崩潰,同事提醒我明天是我踏入這個地獄的一周年,她不說我也忘了,明天我要哀悼一天嗎?

於是我張開手 彷彿失去所有
一天天的跟隨 讓平安湧流


平安,你在那裏???????????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