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January 06, 2005

愛哭的水瓶座..........

昨晚睡得不好,今天的心情又很差,我又再想起他,他沒有任何的表示與回應,就只有我默默地想起他,為何我總這麼容易喜歡人,又會喜歡你,既然你不愛我,我又為何要再想起你呢?我也不知為何,我以為自己已放了手,但總是鈎起我的回憶與思緒。

中午我要見工,但我這副樣子還可以見人嗎?乘地鐵往上環時,悲從中來,忽然在車廂中哭了,還一發不可收拾,哭了很久似的,幸好車內的乘客不多,不知其他人如何看待這個在車廂中哭泣的女子。到了目的地的大廈,在走出電梯前,我祈了一個禱,求主為我安排工作,並深呼吸了一下才走出去。

見工時我的表現出奇的鎮定,只見了十分鐘便完成,但感覺良好,因為兩位老闆看來也很好人,知道我現在的工作與新工作類同,也沒有懷疑我的能力,只簡單說明工作性質,我也抱着隨遇而安的心態去面對,今天的我對成敗得失也不看重。

在回公司的車程中,我又哭了,為何你總是擾亂我的思緒與情感。下午我又要進行我協助老闆核對帳目的工作,好麻煩呀,我發覺自己絕對不是會計的人才,工作至5時多,心想可以早一點走,點知.........天呀!又有新的東西要做,我有生不如死的感覺呀,但我決定留待明天吧,今天的我完全不在狀態,快要崩潰了。

回家路上,我又想哭了,今天我究竟是第幾次哭呢?我也數不清,回想我今天好像沒有吃午飯,但沒有食慾,又沒有購物慾,以購物洗去煩惱的計劃要告吹了,讓自己在街上走走,讓冷風吹醒我吧.......

忽然在街上遇到舊同事,原來她搬到了我家的附近,談起近況,她笑說我的外貎還是一點也沒有變,但心已死呀,舊公司還面臨清盤的危機,現在她與我的舊同事唯有見步行步。

與她別後,我想我是否該慶幸自己走得快好世界。終於回到我的避難所-----家,回了家才感到有點餓,吃了點東西後,洗澡去,讓熱水沖去我臉上的淚痕,能夠不留痕跡嗎?

吃飯時,舊同事邱小姐來電,問我如何撰寫履歷,她已沒有工作數個月,讀書不多的她至今也找不到工作,加上她要照顧小朋友,較難找工,她說做全職清潔也只有三數千元,現在她寧願往上水做半職工,我說路途遙遠呀,但她歎道總好過沒有工作呀。

好明顯神要讓我知道自己有多幸福,我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還可以說甚麼呢?

現在的我欲哭無淚了,還是放手吧,再想又如何,係你既就係你既,唔係我既看來也不會得到。有很多的道理我是知道的,但就是不能做到。我還會再哭嗎?

今天就讓我好好的哭一天,明天我能忘記他嗎?

2 Comments:

Blogger 史路比 said...

是想起舊愛嗎?
說也奇怪,我也試過妳這樣,很難自制地哭,哭個沒完沒了,是很傷心嗎?不是啊.. 就是有一種頗為複雜的情緒,很擾人呢... 希望妳哭也只為了宣洩,而並非有什麼事叫妳感到難過..

January 7, 2005 at 12:01 AM

 
Blogger 大口仔 said...

史路比
還是你最了解我...
今天的我好多了..
謝謝^^

January 7, 2005 at 11:07 AM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